整合资本技术资源  打造全新电动车企

从零起步,创建一个能够量产电动汽车的公司需要多久?新能源汽车领域的资深人士会审慎地告诉你大约需要8 年。而非新能源汽车领域出身的王晓麟则只用了不到4 年的时间。在速度制胜的时代,王晓麟的领先秘诀在于以资本运作、技术整合代替传统融资、技术研发模式,快速、精准、稳妥地完成企业生产各项准备条件,第一时间推向细分市场。这种创业模式令人耳目一新,给人无限启迪;而这次创业结出的硕果——量产下线的MyCar 新型电动汽车为新能源汽车领域增添了备受欢迎的新成员,为人们实践绿色出行、降低能源消耗提供了新选择。


励志人生:从“全部家当”200美元到年薪200万美元的跃进

在全球范围内,鼓励发展新能源汽车已经达成了各国的共识,而无论是从技术水平、市场前景来看,美国都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根据《2012 年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研究报告》,2012 年前三季度,美国新能源汽车售出31081 辆,同比增长19978 辆,增长率为179.93%,位居各国之首。新整合资本技术资源打造全新电动车企能源汽车的广阔发展前景,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兴趣,而由王晓麟与泰瑞? 马可利夫共同创立的GTA(GreenTech Automotive)公司则是近年来崛起的黑马,不仅为新能源汽车市场带来惊喜,也树立了华商在新能源领域投资成功的榜样。

王晓麟是湖南人。他的父亲曾任教南京大学法学院,在法学领域颇有造诣,为湘潭大学法学院的创立做出过很大贡献。王晓麟大学即就读于湘潭大学法学院。1989 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长沙当地的一家法院当书记员。在书记员的岗位上工作了不到2 年时间,王晓麟产生了留学深造的念头。1991 年,他辞去这份令人羡慕的稳定工作,飞往大洋彼岸的美国,前去宾夕法尼亚州印第安纳大学。抵达美国时,除了随身携带的行李,王晓麟身上只有200 美元。

“这200 美元是怎么花掉的,我至今仍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时是我的全部家当。”王晓麟回忆说,“从机场坐灰狗巴士到学校所在地的小镇花了34 美元,打电话找人接花了0.5 美元,交房租押金150 美元,剩下还有10 几美元。赶紧给我妈妈打了个电话又花了2.5 美元。”接下来,王晓麟用10 几美元维持了开学前一礼拜的生活。开学那天,他口袋里已经仅剩不到1美元的几枚硬币了。好在他争取到帮教授工作的机会,每月可以收入600 美元。在得知王晓麟已经没钱维持生活后,这位教授当天借给他500 美元,让他分3 月还清。就这样,王晓麟在美国得以立足。

王晓麟在宾夕法尼亚州印第安纳大学读的是政治学学业。念完一个学期后,他发现继续读这个专业的话,就业前景不妙,于是转学到俄亥俄大学,攻读国际发展研究硕士学位。随后,他进入杜克大学法学院继续深造,重拾自己本科时期的专业。从杜克大学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获得法学博士和国际法与比较法硕士双学位的王晓麟即被邀请进入纽约佳利律师事务所华盛顿办公室工作。熟悉美国法律界机构的人都知道,佳利律师事务所在当地堪称翘楚。

在佳利律师事务所工作期间,王晓麟专注于结构性融资、公司和证券法以及银行法规等领域,并接触到如何处理在收购兼并案中复杂的优先股股东的权利问题。在此期间,他还参与了关于银行并购、反垄断和银行控股公司的设立等方面的问题。后来,王晓麟又进入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卫理律师事务所工作,并担任该所中国区事务总负责人。在卫理律师事务所,王晓麟作为首席律师代理了很多复杂的国际商业纠纷案件。例如,为中国工商银行总行在美国解冻巨额资金的案件以及作为中国彩电行业的首席律师代理当时美国针对中国电视机生产商的反倾销案件。

在美国顶级律师事务所不断取得新成绩的王晓麟,迎来职业生涯一帆风顺的时刻。由于他在美国法律届的影响,他出任了华盛顿华裔律师协会会长。同时,美国著名的国际律师事务所凯威莱德向他伸出了橄榄枝,王晓麟成为这家成立于1792 年的美国最老的律师事物所200 多年来的第一位华裔合伙人,并出任该律师事务所的亚洲事务部主任。在任职期间,王晓麟还获得了美国国会图书馆与波顿基金会共同颁发的波顿法律成就奖,并被华尔街称为“亚裔资产证券化的重量级人物”。从怀揣200美元初到美国的留学生,到年薪200 万美元的大律师,王晓麟用了15 年的时间,但在美国顶级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给王晓麟带来的显然并不仅仅是经济地位的改变。

\

共同创业:正式进军新能源汽车领域

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期间,王晓麟所关注的都是金融领域的法律问题,这使他结识了很多中美商界和政界人士,也逐渐对创业产生了兴趣,而他的名律所合伙人身份使他在华盛顿政商精英的主流社会获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并在此基础上发展了广泛的人脉资源。2006 年王晓麟应邀到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法学院进行为期半年的讲学,在此期间,他邀请刚刚从美国民主党主席位子上退下来的泰瑞? 马可利夫(Terence R.McAuliffe) 到北大演讲,双方对于发展新能源汽车表现了相同的兴趣,于是决定共同在这一领域投资创业。

泰瑞? 马可利夫是美国政坛声名显赫的人物,曾于2001 年到2005 年担任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作为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他以筹集超过5.35亿美元的竞选资金打破了所有政党的记录。1996 年比尔? 克林顿总统的再次竞选活动和2008 年希拉里? 克林顿国务卿的总统竞选中,马可利夫均担任了举足轻重的竞选委员会主席。在商业领域,泰瑞?马可利夫同样取得了巨大成功,他是美国凯雷能源投资基金主要股东,曾参与投资30 多家企业。王晓麟与泰瑞? 马可利夫在发展新能源汽车上有着一致的理念。他们认为,新能源汽车要采用真正的绿色环保技术,并且要确保大众消费得起。“只有普通消费者能够买得起的节能环保产品才是有意义的环保产品。我们要生产大众化的、先进的新能源汽车。”王晓麟说。

由于此前并未涉足这一领域,王晓麟在创业初期最重要的工作是深入了解这一行业的运作管理。为此,他出任一家香港证交所挂牌上市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主营中国汽车经销网络以及汽车零部件生产制造业务。此外,他还出任资富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一职,资富控股从2007年开始投资于开发汽车技术。

在进行了充分准备之后,GTA 正式宣告成立,泰瑞? 马可利夫出任董事长,王晓麟出任首席执行官。2012 年7 月6 日,GTA 公司在其密西西比的霍恩湖生产基地(试生产基地)举行了MyCar 的发布仪式,美国前总统比尔? 克林顿、密西西比前州长哈利? 巴博以及美国国土安全部现任副部长道格拉斯? 史密斯作为嘉宾出席。这是克林顿参加的其职业生涯中第一个私人公司的产品推广活动。2013 泰瑞? 马可利夫辞去GTA 董事长职务,成功当选为弗吉尼亚州州长,王晓麟接任GTA 董事长。

MyCar 是GTA 发布的第一款纯电动车,充电一次的行驶里程可达到100 到185 公里。根据电池组的不同,最高时速可达每小时110 公里。原款MyCar 由意大利著名设计师乔治亚罗设计,并获得2008 年欧洲绿色车辆旗舰奖。升级版的MyCar 由GTA 和商业伙伴共同设计。这些商业伙伴包括帕诺兹汽车发展公司,(该公司以帕诺兹Esperanto 以及帕诺兹 Abruzzi 而闻名)和莲花工程技术公司(曾为Tesla 的 Roadster 这款车提供设计)。

GTA 在密西西比有一个制造基地(试生产基地)处于运营之中,并且正在密西西比州图尼卡郡GTA 公司所有的100 英亩土地上建造第二个基地。根据设计产能,试生产基地每年的生产能力为16,000 辆车,第二个生产基地的年生产能力将达到50,000 辆。

之所以选择密西西比州作为生产基地,是因为“密西西比州发展局”(MDA)为GTA 提供了一个激励措施,包括为GTA 提供土地所有权、300 万美金的贷款(密西西比州贷款)以及为了实现投资与就业目标的一定税收和企业激励。而这一州政府的贷款在GTA 达到创造就业的人数后将自动转为奖励,无需GTA 偿还本金和利息。根据估算,GTA10年内能获得的税务和其他企业激励将达到2500 万美元。

就这样,在王晓麟和泰瑞? 马可利夫共同创立的GTA,在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异军突起,不断提高其品牌知名度,并在市场拓展上取得不俗成绩。

资本运作:“没有一分钱负债”

众所周知,汽车行业属于典型的资本密集型产业。极高的资金准入门槛足以把大多数实力不济的投资者排除在外。然而,GTA 的创立过程则打破了这一魔咒的束缚。在王晓麟的精心运作之下,既吸引到了足够的资本,又确保了公司没有一分钱负债。

“作为一名投身汽车制造业的金融界人士,我一开始就为公司制定了一个保守的金融结构:在公司投产销售之前,绝不负债。”王晓麟介绍说。要杜绝举债行为,意味着GTA 必须放弃风投、银行借款、政府救助等融资路径。那么,如何筹措到企业发展所需要的足够资金呢。GTA 采用了一个创新融资的商业计划,即用投资移民计划EB-5 作为撬动更多资本杠杆的支点。

根据美国移民法规定,合格的外国投资者,通过在海外投资中心投资50 万美元,就有机会成为美国合法永久居民。在王晓麟的运作下,通过实施两期共90 个EB-5 移民指标、获得4500 万美元融资额。“一个汽车产品工程师在设计产品的时候,不但要考虑产品的美观实用,还要考虑产品成本问题。同样,企业在考虑融资结构时也要考虑融资成本。GTA 很幸运,有一个成本非常低廉的融资渠道EB-5,就是所谓的投资移民,虽然通过EB-5 融到的资金只占GTA 资金来源的一部分,但它却是GTA 撬动融资杠杆的一个重要支点。”王晓麟如此评价EB-5 的重要意义,通过投资移民计划EB-5发挥的资本支点作用,GTA 吸引到私人和基金投资者竞相投资。

“我们没有向任何人借钱,也没有向联邦政府伸手,所有资金需求完全是通过私人投资、基金投资等股权投资的方式来解决的。我们直到GTA 开始扩建新的生产基地时,才通过EB-5 发放了第一批债权融资,而此前所有的投资,包括EB-5 投资,都是股权。” 王晓麟总结说。

任何投资均需要一个妥善的退出机制,对于私人投资和基金投资者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难题。而对于EB-5 投资的退出机制,王晓麟是这样设计的:在GTA 上市后,EB-5 的优先股权投资者将直接获得相应价值的股票。“按照美国移民局的限制,只要拿到了永久绿卡,他们手中的股票就可以抛了。”王晓麟表示。目前,GTA 已经在做上市前的准备,预计明年上半年将完成上市。届时,EB-5 投资与退出机制就完备地建立起来了。作为一名资本运作高手,王晓麟还创造性地通过资产证券化手法展开电池租赁业务,以解决GTA流动资金来源的问题。其方法是:出售一辆裸车的同时,附带出售5 到10 年的电池租赁,电池租赁的费用可以稍低于每个月的油费。对于消费者而言,这是求之不得的电池使用方案,在市场上必然受到欢迎。

“电动车最大的成本是电池,GTA 把电池和汽车分开,卖车、租电池,同时把租赁电池的长期合同放到金融市场上‘变现’,保证了公司的现金流。对企业客户来说,这也是一种很受欢迎的营销模式,因为电池租赁后可以成为经营性支出,不但能降低客户资产负债表压力,这些经营性支出还能抵税。”王晓麟解释说。对于“租赁合同证券化”的具体操作方法,王晓麟指出:“一年几万个这样的电池租赁合同,可以打包形成一个资产池,我们把它卖给一家银行,银行又把这个资产池打包通过债券发行到资本市场,而我只需要45 天的周转期,就可以一次性把未来5 到10 年的电池租赁费拿回来了。”

总之,通过巧妙的资本运作,GTA 顺利突破了新能源汽车对于资金门槛的超高要求,在不负债一分钱的前提下进入这一行业,创造了资本运作支撑实体工业发展的成功范例。

\

技术路线:高效整合全球资源

作为技术密集型产业,新能源汽车在技术方面同样存在很高的准入门槛。面对这一挑战,擅长整合资源的王晓麟放弃了由企业技术人员埋头研发技术的攻关路线,而是放眼全球高效整合现有技术资源,在短时间内实现产品量产,成功投向市场。实际上,GTA 的第一款产品MyCar,其最初创意诞生于2002 年香港理工大学设计学院的一次设计作业项目。后来,香港理工大学引入合作伙伴成立了电动车公司EuAuto 进行研发运作, 并请意大利著名汽车设计师乔治亚罗进行整车设计。2010 年5月,GTA 通过并购EuAuto,对MyCar 进行重新设计,在整合全球技术资源后将其推向市场。

对于MyCar 的技术整合情况,王晓麟介绍说,其原型外观设计来自乔治? 亚罗,底盘和车身模块化设计来自美国顶级跑车公司潘诺驰(Panoz);电子系统设计由阿斯顿? 马丁的设计者摩提沃公司操刀;电池控制系统则使用了美国的BMS 设计公司佛拉科施(Flux Power)的技术;最后的整车优化则交由英国莲花汽车公司完成。实际上,GTA 在造车流程的冲、焊、涂三大工艺环节全部实现了技术外包。这就意味着,其投产MyCar 的霍恩湖(Horn Lake)工厂仅需引入了一条总装线即可完成产品投向市场前的最后流程。

这种整合全球技术的做法,有助于尽快缩短产品上市周期。事实上,MyCar 迅速通过了欧美关于低速电动车的上市认证标准,正式进入投产环节。从GTA 建立工厂算起,它的第一款电动车产品下线只用了三年时间。这种研发和投产速度对于传统汽车企业而言是难以想象的。在低速电动车行业,GTA 成为第一家实现量产的公司。

全球范围内技术资源的高效整合还有助于MyCar 保持价格优势。TESLA 高档电动跑车售价在8—10 万美元,而MyCar 仅售1.8 万美元。并且,Mycar 还可以享受美国每款车1500 美元的优惠。也就是说,GTA 只要卖出3000 辆Mycar 就能达到盈亏平衡点。需要说明的是,GTA 在技术领域的整合始终处于上游,掌握着主动权。“我们关键部分都是采用鲁迅的" 拿来主义",但这个拿来不是COPY(复制)。”王晓麟称,“GTA 的技术团队都是第一流汽车公司挖来的资深技术人员。他们负责技术设计方案,具体实施则需其他团队加入。整个技术在我这汇总,专利都是属于我们的。”

对于GTA 未来的技术路线王晓麟也有着清晰的规划。目前,GTA 正在研发一个全速版的MyCar,有望在2014 年下线(MyCar EV)。MyCar 和MyCarEV 完全用电,无任何废气排放。GTA 还将提供多种电池型号,供消费者比较价格和性能。据介绍,MyCar 和MyCar EV 都已经被设计为可以通过普通壁式插座和“2 级”充电桩进行充电,并有可快速充电模式,视电池和充电器规格,充电时间约为3到12 小时。

值得一提的是,Mycar 并不是GTA 唯一的发展方向。不久前,GTA 与世界上著名的低产量手工超级跑车制造商帕诺兹(Panoz)汽车公司达成长期合作关系,收购了其旗下两款跑车,即限量版跑车Abruzzi 和美式性能跑车Panoz Esperante 作为GTA的产品储备。为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抢占领跑地位,GTA 还在弗吉尼亚筹划建立混合动力发动机厂,这意味着GTA 向着技术含量更高的领域进军。

细分市场:精准定位客户群体

GTA 之所以能在市场上获得成功,除了王晓麟在资本运作、技术整合方面的创新举措之外,还得益于其对市场的精细划分和对消费人群的精准定位。归根结底,客户的认可和订单的增加才是一个企业保持发展壮大的根本保障。

实际上,在2012 年7 月6 日举行产品下线和销售仪式当天,MyCar 就收到了数千辆的订单。之后的一周,王晓麟连续与四个国家的总经销商签署了销售合同,覆盖了中东、北美和欧洲的广大地区,已经预订了第二年产能的一大部分。“GTA 经营情况非常好。目前已经把未来三年三万多辆车的产能全部销售一空,正在考虑再建一条新的生产线以满足市场需求。”王晓麟说。

GTA 在产品投放市场初期,将销售对象主要锁定为公司和机构客户,这样做的好处是节省了销售渠道的建设费用。此外,订单式生产的经营模式则降低了产品积压风险,也有助于企业保持充沛的现金流。“我们的客户包括美国国防部、美国联邦政府,一些国家的邮政局等。由于我们在产品结构、价格定位以及金融结构等方面具有一定优势,目前我们可做到高于行业平均值的税前利润,远超普通汽车公司的利润水平。”王晓麟说。

实际上,向企业和机构客户销售新能源汽车还可以在短时期内潜移默化地增加品牌的知名度和美誉度,使之更易为普通消费者接受。例如,MyCar 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比萨饼连锁店“达美乐比萨”送餐用车;同时,GTA 还为丹麦邮电局特别设计了一款MyCar 邮件车。2012 年11月26 日,GTA 公司向卡塔尔MICE 发展院销售了5辆车以供在卡塔尔的多哈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使用。2012 年12 月,依据北美工业分类系统336111 条和42311 条,GTA 公司被列为美国国防部的MyCar 产品供应商。

当然,GTA 最终的目标仍是向广大私人客户销售新能源汽车,因为后者的市场空间更为广阔。这就涉及到产品定位和市场定位的问题。“产品定位和市场定位非常重要。关于电动汽车的定位,江淮的左延安有个比喻,他说电动汽车的定位应该是ipad,它既不是iphone 也不是笔记本电脑。我觉得这个比喻非常精准,电动汽车必须要找准细分用户市场。”王晓麟说。

在细分用户市场方面,MyCar 做了详尽的调研,针对自身特性和客户需求,将目标客户群锁定在非常精准的范围之内。对此,王晓麟介绍说:“我们的目标市场非常明确,并根据市场需求设计产品。”关于GTA 细分市场的情况,王晓麟还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表示:“售价在10 万美元以上特斯拉关注的是高端车用户,而GTA 走的则是物美价廉的小车路线。如果特斯拉是爱马仕,GTA 就是沃尔玛。我们的消费群体更广泛,售价更低,利润是不错的。”

\

规划未来:布局中国市场

GTA 汽车公司由王晓麟倾注心血打造,被誉为“华裔在世界造车史上的奇迹”。因此,GTA 公司自诞生之日起就注定要与中国发生紧密的关系。事实上,王晓麟已经对GTA 未来的发展蓝图进行了初步规划,强化与中国企业合作、拓展中国市场成为这项规划的重要内容。

作为强化与中国企业合作的标志性事件,不久前,GTA 与江淮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双方签署了2000 辆江淮纯电动轿车的出口合作协议,首批将出口200 辆。“这是中国电动车第一次如此大批量进入美国。”王晓麟说。之所以选择江淮汽车作为合作伙伴,是因为GTA 与之存在很大的互补关系。此次出口到美国的江淮爱意汽车为三厢四座,对于两座微型轿车MyCar 构成车型方面的补充。而GTA 方面的充足订单,则确保了江淮汽车出口目标的完成。

“这次与江淮的合作可以说风险几乎为零,因为我们在与江淮签约之前就已经取得了2000 辆的订单。”王晓麟说,“购买这批纯电动车的都是公司和大宗客户,与MyCar 的客户源相同。”至于拓展中国市场的计划,王晓麟采取了稳扎稳打的审慎态度。他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达到1万辆产量后上市,随后进行两轮融资,之后考虑进入中国市场。进入中国本身也是对GTA 资本市场的巨大推动。”实际上,GTA 不急于进入中国市场还有另外几方面的考虑。首先,美国仍是新能源汽车的主要市场,销量几乎占据全球市场的一半份额;美国市场也是对新能源汽车标准要求最高的市场。“如果我们的新能源汽车在美国能够打开市场,我们相信,来中国打开市场就相对来讲就容易多了。”王晓麟说。

其次,中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执行高额补贴的激励制度。王晓麟认为,长期看来,这对企业未必是好事。他解释说:“我始终认为一个企业要长久存活,一定要抛开所有的激励机制,你要检讨自己生产管理的所有体系,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还能够存活发展,那么这个公司一定能够长远发展。如果政府的支持变成了你的依赖,一旦取消补贴,企业就会倒掉,这是非常危险的。”

不难看出,王晓麟之所以对拓展中国市场采取逐步推进的稳妥策略,是基于全盘考虑之后做出的审慎决定。他从企业的长远发展出发,宁愿放弃短期利益。这说明,王晓麟要将GTA 打造为新能源汽车领域领军企业的梦想始终未变,GTA 矢志为全球客户奉献低价、环保新能源汽车的理念始终未变。在全球范围内,发展新能源汽车已经是大势所趋,拥有无限广阔的市场前景。目前,王晓麟领导下的GTA 已经抢占了发展先机,为新能源汽车领域注入了源头活水。未来,它一定能够保持更快的成长速度,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贡献澎湃动力;其旗下的系列新能源汽车产品也一定会成为全球消费者绿色出行的首选!

从一介书生到国际知名律师,从靠奖学金为生的学子到公认的华尔街的重量级人物,再到华人在美国造车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作为第一代华裔移民,王晓麟在美国创造了很多第一,我们希望看到他更大的辉煌。


GTA汽车公司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致力于开发、生产和销售节能环保汽车的公司。GTA的核心价值是先进的绿色能源技术,符合大众消费水平的价位,以及为社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 王晓麟先生是GTA公司的创始人之一。GTA 汽车公司由王晓麟倾注心血打造,被誉为“华裔在世界造车史上的奇迹”。因此,GTA 公司自诞生之日起就注定要与中国发生紧密的关系。事实上,王晓麟已经对GTA 未来的发展蓝图进行了初步规划,强化与中国企业合作、拓展中国市场成为这项规划的重要内容。